唐良棠ty.

〔人分两类 迷人乏味〕
【点我看公告👇】

谢谢你们的喜欢₍₍ (̨̡ ‾᷄ᗣ‾᷅ )̧̢ ₎₎((٩(//̀Д/́/)۶))
―何其荣幸 何德何能―
【!!!震惊!知名拉郎配软件竟一卑微到限流一个文画双废的小辣鸡!阿咸被LOFTER雪 藏了!】


Athur唐良棠
坐标江苏省
可以叫我凉糖或者阿咸
子博①:@“ 溺 海 ”
子博②          空置

不高冷💕 欢迎勾 搭🙏
不太懂圈里的规矩
作为一个业余写手,遵守“(写文就是)编他妈的”行业道理👌
爽就完事了
愿你愿Ta,幸福安康
也愿所有人的心意都不会被辜负
【今天也是与LOFTER的神奇G点斗智斗勇的一天呐!】

【究惑/阅读体】全球阅读日(2.5)

名:818考官A与监考官001不得不说的打情骂俏( )
 ☆蒽~微于闻视角?哪哪都是Bug系列,脑洞产物,可以当饭后消失或者睡前神话看。
 ☆祝大家五一快乐欠条特长的某位准备躲债去了( )【太太们别学别学别学我……】
 ☆最后,504青年节快乐+我新生日快乐!这一章是2.5,可以理解成03的上篇,因为03要把154放出来撒欢,所以废话&铺垫格外长,只能压缩正剧了1551

»»»【监考官】
 <空间>

【“不知道称呼你什么。”老于拍着大肚子女人的肩:“你挺着肚子呢,怎么能在这发呆挨冻呢?太不讲究了,过去烤烤。别受了寒气,回头弄个两败俱伤。”

      大肚子女人闻言愣了一会儿,眼泪啪啪往下掉。

      老于吓一跳:“干什么,怎么了这是?”

      女人低低哭着:“有没有命生还不知道呢……”

      话虽如此,她还是挪了椅子坐到火炉边。

      

      女人哭了一会儿,终于停了。她鼻音浓重地冲老于说:“对了,叫我于遥就好。”

      老于努力哈哈了两声,宽慰道:“没想到还是个本家,我看你跟我外……”

      他余光瞥到游惑在看他,舌头抡了一圈改道:“……儿子差不多大,挺有缘的,回头出了这鬼地方,我们给你包个大红包冲冲晦气,保证母子平安。”】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红包三个字的心里原因,刚刚倒下去的一批监考官瞬间诈尸,哦,不对,是心脏复苏了。

老年人代表1006缓缓地坐了起来,表面晃的一批实则内心稳如老狗,接受上天的玩笑和眼前这个不现实的不能再不现实的现实,麻木地开口吐槽:“差不多大?这可差的有点多啊,老于你怎么自己给自己降辈分呢?”

“喂喂,1006,你没发现,额,于瑶,现在就在我们,身边吗……”过了仿佛一个世纪,另一名监考官缓了过来,发现这个问题。

在场的其他不知情人员心脏猛地一缩,目光全部聚集到“于瑶”的身上:从脱离系统到现在,绝对不足10个月。而身边的“于瑶”却全然看不出一副待产的孕妇样,相反,腰格外纤细。

于瑶听言,刹那间红了眼眶,却被身旁的游惑上前一步,拉在身后挡着。同时,秦究也有所表现,勾起嘴角,竖起一根手指,挡在秀气的唇前,做出噤声的样子。众人看001这般表现,心下了然,都不在追究,继续往下看。

【念完一回神,发现屋里格外安静,所有人都屏息看着他。

于闻:“……我就念念。”

老于有着传统家长都有的毛病,人多的时候,希望孩子当个猴儿:“想到什么了吗?说说看?”

于闻翻了个白眼:“没有。”

众人满脸失望,又继续翻箱倒柜。】

“……啧,太真实了”从小被当猴当惯了的小学霸狄黎忍不住感叹课一声。

【但于闻凭借着从未用在学习上的钻研精神,还是了解到了一些事。

比如游惑的记忆力有点问题,他对某几年发生的事碰到的人毫无印象。在国外养病也是因为这个。

再比如家里几个长辈都有点怕他。

这点于闻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问过老于几回,老于说他成天不干正事净瞎想。

时间久了,他又觉得这很正常。

毕竟连这屋里刚见面的小流氓都有一点怕游惑。】

从小和游惑一般经历的考官Z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神情复杂又恍惚。

空间里唯三知道真相的秦究撇过头看了游惑一眼:“没事,你还有我呢。”

于闻在一旁脸都憋绿了,欲言又止:虽然我是很想知道真相没错,但您俩秀恩爱能分个场合吗场合吗合吗……

【一层的卧室门都锁着,锁头锈迹斑驳,构造古怪。

更怪的是,一间门上挂着公鸡,一间挂着母鸡。

那两只鸡被放干了血,羽毛却梳得很整齐,头被掰着冲向同一个方位,看着有种怪异的惊悚感。

于闻过来的时候,游惑就站在门边的阴影里。

比鸡吓人。

“哥你手里摸着个什么东西?”于闻搓了搓鸡皮疙瘩。

“斧头没见过?”游惑懒懒地抬了一下眼。

“见过……”

于闻心说就是见过才慌得一比,你好好的为什么拎斧子?

拎也就算了,游惑是松松散散地捏着那个小型手斧,另一只手的拇指毫不在意地摸着刃。

“屋里转一圈,想到线索没?”他头也不抬地问。

“啊?”于闻有点茫然,“应该想到什么?”

游惑看向他。

他的个子高,看人总半垂着眼。眸子又是清透的浅棕色,眼皮很薄,好看是好看,但不带表情的时候,有种薄情寡义的距离感。

别的不好说,反正感受不到亲情。

于闻怂得不行:“你举个例子。”

游惑:“跟雪山相关的题有哪些?”

于闻:“……不太知道。”

游惑:“你没上学?”

于闻:“上了……”

游惑:“上给狗了?”

于闻:“学了点技巧……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两长两短就选B,参差不齐全选C。物理基本靠这个。”】

“No zuo no die,why you 踹(try)……”

“我的天呐,你难道还用这么过时的技巧吗!来来来,我教你啊,不会的题都选C,有学婊加持过的选项,一定对啊,还有还有,……”

【究惑/阅读体】全球阅读日(02)

沃日,lof抽了,我这边已经看不见之前发的了,不知道你们那里能不能看到,补个档好了。

☆又名:818考官A与监考官001不得不说的打情骂俏( )。

☆蒽,微于闻视角?哪哪儿都是Bug系列,脑洞产物,可以当饭后消食或者睡前神话看。

☆不好意思删掉网友设定了,有点烦……抱歉<(_ _'')>过渡章狂草缭乱炸裂满天飞请注意。

☆这篇是双更贺文。我终于在蹲完复联4+哭了好长时间后启动神之右手淦完了,字数2000+请查收,更完了第一章(比上次翻了一倍,肝爆裂了……)。咱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电脑坏了近期搞不了合集,抱歉,评论有石墨。

»»»【送命题】

<空间>

【雪下了四个小时,没有要歇的迹象。

这是一间荒山小屋,墙上挂满了猎具,虫蛀的长木桌摆在正中,桌边围坐了一圈人。男女老少都有,还夹带了一个老外。

屋里很冷,所有人都沉着脸打抖,却没人起来生火,因为桌上的老式收音机正在说话。

现在是北京时间17:30。

离考试还有30分钟,请考生抓紧时间入场。

收音机声音沙哑,带着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特有的电流声,孜孜不倦地闹着鬼。】

“还真是我们那次考试啊!”刚刚好不容易被老于和狄黎他们强按下去的于闻,又见了鬼一样,“duang”地一下站起来,顺便带翻了身边的空椅子。“伐好意思伐好意思,膝跳反应”

“儿子,你,膝跳反应,不小啊…………”老于实在是不想承认父子关系,默默离得更远了点。唉,世日风下啊。

【墙边有一张破沙发,躺着那位外甥。

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个子很高,模样极为出挑,扶着上门框低头进屋的时候,跟身后的山松白雪浑然成景。不过他从进门起就臭着脸,显得有点倨傲。

据喝大了乱抖户口本的老于说,外甥名叫游惑。

“他刚回国没俩月,趁着国庆假抽了个空,来哈尔滨找我。本来明早就要送他去机场的,哎都怪我没把住量”

老于一顿送行酒把自己喝飘了,仗着夜里人少,在大街上蛇行。

儿童医院前面的人行道上,不知谁放了一堆银箔纸钱,老于蛇过去的时候没稳住,一脚踩在银箔堆里,然后天旋地转,连儿子带外甥打包送到了这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于你不错,哥欣赏你,来我们基底吧哈哈哈哈哈哈哈。给你开个后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听他的鬼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姐开个黑箱,来我这儿给你补习,保证妙手回春”吴俐笑得花枝招展,脱力地扶着一旁的杨舒,道。

“不对啊你们,关注点太奇怪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虎躯一震哈哈哈笑cry”这是狄黎,“顺便一句,于伯,误伤儿童三年起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虎躯一震这么用好吗,亏你还是小学霸……”一直被当做吐槽对象的于闻撸起袖子,象征性地挥了挥。“我这一拳下去保证你撒手人寰。”

与此同时,于闻的老爹老于,表哥游惑,和未来表哥秦究的额角同时在角落的黑暗里跳了跳。

【手机没信号,时间混乱,树都长一个样,分不出东南西北,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他们现在的处境。

哦,还有一个收音机,吵着闹着让人考试、考试。

考你娘的试。

老于前脚进门,收音机后脚就响起了沙沙声。

一个下午的时间,足以让大家产生条件反射。众人当即闭嘴,看向收音机。

考生全部入场,下面宣读考试纪律。

刚入场的老于和于闻相继咽了口唾沫。

考试一律在规定时间内进行。

考试正式开始后,考生不得再进入考场。考试中途不得擅自离开考场,如有突发情况,须在监考者陪同的前提下暂时离开。

除了开卷考试以外,不得使用手机等通讯工具,请考生自觉保持关机。

考试为踩点给分,考生必须将答案写在指定答题卡上特殊情况除外,否则答案作废。

收音机说完,再度归为寂静。

片刻之后,屋子里“嗡”地掀起了一阵议论。】

【老于条件反射地说“他会啊,他就是考试考大的”

“你可闭嘴吧。”于闻对着酒鬼老子总是不客气。

但他呵斥完亲爸一转头,发现屋里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盯着他。

于闻“……”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说“我6月刚高考完,疯球了三个多月,已经,嗯,已经不太会考试了。”】

“哟,看来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嘛,小舅子。”话唠秦究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插话。

于闻正处于自恋的巅峰期,有着与他同龄的大多数人都有的毛病:对于分不清褒贬的话一向默认好话。显然他的这个小毛病又犯了,居然没有听出言外之意。但空间里的其他人听了这句话都沉默无语。

过了片刻,一直冥思苦想原因的于*工藤 新一*闻突然嗅到了一些些蛛丝马迹:“?秦哥?我是你的谁???”

还没从上一波打击中缓过来的,持着老年人思想的众一代监考官们,眼皮一耷,刷的晕了一片。

“你~哥~他~男~……”秦究站在边上看戏不嫌事大。“我是你爸爸。”游惑虽然一副小手一摊,世界与我无关的模样,一边从善如流地接话,一边还是很实诚的去给自个的老同事挨个儿掐人中续命。

【6点整。

收音机的电流声又来了。

现在是北京时间18:00,考试正式开始。

再次提醒,考试开始后,考生不得再进入考场,考试过程中不得擅自离场,否则后果自负。

考试过程中如发现违规舞弊等情况,将逐出考场。

其他考试要求,以具体题目为准。

它哔哔着威胁了一通,停顿了两秒,说

本场考试时间48小时。

本场考试科目物理。

于闻“……”

现在分发考卷和答题卡,祝您取得好成绩。

收音机说完最后一句,又死过去了。

于闻“……”

狗日的,考卷和答题卡不是应该先发吗】

“汝甚骚之~”

“汝怎着品如衣~~”

“港真我也觉得那破系统设计不合理。”

【她说的是火炉子上面那堵墙,之前这块墙面除了几道刀痕,空空如也。现在却多了几行字

题干:一群旅客来到了雪山

本题要求每6个小时收一次卷,6小时内没有踩对任何得分点,取消一人考试资格,逐出考场。

这两行字的下面是大段空白,就像考卷上留出的答题区域。

这叫什么题目问什么答什么

众人都很茫然。

别说6小时,就是600个小时,他们也不知道得分点怎么踩。】

【游惑收回左手,朝他晃了一下,总算给了个答案“试试逐出考场什么后果。”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因为殷红的血正顺着他的手指流向掌心,因为皮肤白的缘故,显得愈发触目惊心。

他随意擦了一下,又在窗台上挑挑拣拣,拿起一个生锈的铁罐丢出窗外。

众目睽睽之下,铁罐在瞬间瓦解成粉,随着雪一起散了。】

“卧槽!”公认为是好学生的小学霸狄黎爆了句粗口。

“别急,这只是这个系统不人道的一点罢疗。”舒雪作为半NPC常驻系统,深感体会。

【唯一跟考试沾得上边的于闻他再了解不过。

这位同学高中三年周旋于早恋、聚众被殴、翻墙上网和国旗下批斗,公务繁忙,还要抽空应付高频率突发性中二病,目前尚未脱离危险期。

物理

指望他不如指望狗。

至于其他人

老、弱、病、孕,还有小流氓。

五毒俱全。

开局就是送命题。】

看到这里,老于顿时回想起种种不堪回首的往事,羞愧捂脸,恨铁不成钢道:“娃啊,听我一句劝,世上无难题,只要肯放弃。”

»»»

评论区链接请点!文档最后附赠了两张表情包,用来形容于闻的心情再为合适不过XDDDDDD。

下期预告也在评论,请用评论小红心小蓝手砸我!

【究惑/阅读体】全球阅读日(01)

又名:818考官A与监考官001不得不说的打情骂俏日常( )。 

读者:全体考官监考官(包括A和001),于闻,狄黎,老于,舒雪,考官Z,赵文途,杨舒,吴俐等原著人物。【这一话有网友设定,后期废除,抱歉

蒽,微于闻视角?哪哪都是Bug,脑洞产物,可以当饭后消食或者睡前神话看。评论有石墨链接,务必看看~【一般石墨里会有彩蛋

(●°u°●) 」我一定!一定!是全网第一篇《全球高考》阅读体(ノ๑`ȏ´๑)ノ︵认准Tag不迷路~ 过几天开合集。

»»【文案】 

<于宅> 

俗话说得好,每天清晨叫醒你的要么是闹钟,要么是尿意。而叫醒于闻的必定是后者。 

但这句话是有前半句的,你永远也不知道明天意外哪个先来。 

正如所有玛丽苏拉郎配亦或是青春疼痛文学通用的剧情,4月23日凌晨4:23分,当于闻因为某些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原因滚下床,解决完生理需求后,准备重新回房间躺尸。 

咦,等等,这时剧情走向了不对的方向!当他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却发现门的另一边本该是他温馨的粉红小天地与正在召唤他的狗窝little bed竟然变成了另一个空间。 

我们的小于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在经历了全球高考后,对这种灵 异事件有了免疫能力,倒是没有太慌张。在他见怪不怪淡定非凡地给自己一个掐痕确认真实性的同时,身后的门幽幽合上。带来一阵阴风。于闻这才发觉起自己身上只裹了一件睡衣。 

O我绝世无双大jbK。行叭,这么熟悉的走向,莫非……我现在是一代枭雄龙傲天? 

……不管我穿越到那个怂b身上我都能理解,不过能不能给我件外套???我真的好冷,真是透心凉,心飞扬。 

在一系列激烈的内心搏斗后,于闻终于看见了披着厚棉衣的他老子和其他人。乖乖,不得了,清点一下人数,这可快全了啊!于闻眼尖,发挥了自己在玩某换装吃鸡游戏找人的5.2视力,扑向了人群中的狄黎:“小学霸!”其相逢场面的热烈堪比当年红一军红四军顺利会师。 

“得了,看来小于一觉醒来被吸引到这个空间来了。”老于本以为自家儿子会扑向自己,伸开的双臂落了个空,这时悻悻发言。 

于闻下意识点点头。后知后觉发现不对,他们哪来的棉袄?于闻表示还好老子不喜欢裸睡*******。 

在他把自己复杂的心路历程喊出来后,听到了一条不可思议的回答:“哦,只要想想就好了,人性化一条龙服务。”虽然感觉哪里不对,感觉在骗自己,但就这么想了几分钟,手上果然多了一整套衣服。 

“妈耶,赞美这个系统。”于闻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怎样,表情卡在“笑”与“哭”之间,突然又听见“咔哒”一声。抬头就看见空间的角落里又多了一扇门,游惑露出一个头。“哥,你……”“啪―” 

好的,我们的游惑同志反应极其迅速,把门带上了。 

“……”行……叭。 

于闻蹲在角落里画圈圈,又看见角落里的那扇门腾的又打开了,游惑这次顺手批了件外套。系统大概怕了这种流氓玩法,直接把门消失了。 

<空间> 

游惑一来到这个空间就看见了曾经的战友和站在人群里招摇的男朋友。 

经过一段叙旧之后,空间里传来一段声响。声音不大,但确保每人都能听到。 

【你们好,我是这里的系统,单名一个咸,你们来这里是为了读一本书。阅读完就可以回家。祝你们阅读愉快。本咸将对这里的情况进行实时转播,上万网友都会在平台看到你们的表现。如果要找我请用意念呼唤我。再见。】 

于闻:“……”怎么有点不正经,。 ,。“哦对了,今儿个是那个什么,全球阅读日来着吧,正常正常。” 

狄黎:“4月23,世界读书日,这差的可有点远啊……” 

不过系统话音刚落,空间凭空出现了一张桌子,一个平,几排椅子,还有一本书。 

“《全球高考》”秦究手快,翻开书。“既然这样,那恭敬不如从命了。”顺便递给狄黎,一下就把队友卖了:“你先来。” 

狄黎:“……”那只能硬着头皮上啊! 

【简介:全球大型高危险性统一考试,简称全球高考。真身刷题,及格活命。考制一月一改革,偶尔随机。 

    梗概:两位大佬对着骚。1v1,HE,通篇鬼 扯。】 

狄黎的声音带着天生的凉意,反而有点像播音腔。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哪啊 

&别管哪儿,先啊为敬 

&啊,小哥哥声音在线!声控福利1551!

&秦究!游惑!麻麻爱你! 

转瞬间,散发着母爱的弹幕刷满了一屏幕。 

“?这不就是……”于闻第一个坐不住,从椅子上崩起来。 

“读。”游'惜字如金'惑沉默了很久,冷淡发语。 

»»
 记得看通知₍₍ (̨̡ ‾᷄ᗣ‾᷅ )̧̢ ₎₎理我理我理我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