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良棠ty.

〔人分两类 迷人乏味〕
【点我看公告👇】

谢谢你们的喜欢₍₍ (̨̡ ‾᷄ᗣ‾᷅ )̧̢ ₎₎((٩(//̀Д/́/)۶))
―何其荣幸 何德何能―
【!!!震惊!知名拉郎配软件竟一卑微到限流一个文画双废的小辣鸡!阿咸被LOFTER雪 藏了!】


Athur唐良棠
坐标江苏省
可以叫我凉糖或者阿咸
子博①:@“ 溺 海 ”
子博②          空置

不高冷💕 欢迎勾 搭🙏
不太懂圈里的规矩
作为一个业余写手,遵守“(写文就是)编他妈的”行业道理👌
爽就完事了
愿你愿Ta,幸福安康
也愿所有人的心意都不会被辜负
【今天也是与LOFTER的神奇G点斗智斗勇的一天呐!】

【究惑/阅读体】全球阅读日(2.5)

名:818考官A与监考官001不得不说的打情骂俏( )
 ☆蒽~微于闻视角?哪哪都是Bug系列,脑洞产物,可以当饭后消失或者睡前神话看。
 ☆祝大家五一快乐欠条特长的某位准备躲债去了( )【太太们别学别学别学我……】
 ☆最后,504青年节快乐+我新生日快乐!这一章是2.5,可以理解成03的上篇,因为03要把154放出来撒欢,所以废话&铺垫格外长,只能压缩正剧了1551

»»»【监考官】
 <空间>

【“不知道称呼你什么。”老于拍着大肚子女人的肩:“你挺着肚子呢,怎么能在这发呆挨冻呢?太不讲究了,过去烤烤。别受了寒气,回头弄个两败俱伤。”

      大肚子女人闻言愣了一会儿,眼泪啪啪往下掉。

      老于吓一跳:“干什么,怎么了这是?”

      女人低低哭着:“有没有命生还不知道呢……”

      话虽如此,她还是挪了椅子坐到火炉边。

      

      女人哭了一会儿,终于停了。她鼻音浓重地冲老于说:“对了,叫我于遥就好。”

      老于努力哈哈了两声,宽慰道:“没想到还是个本家,我看你跟我外……”

      他余光瞥到游惑在看他,舌头抡了一圈改道:“……儿子差不多大,挺有缘的,回头出了这鬼地方,我们给你包个大红包冲冲晦气,保证母子平安。”】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红包三个字的心里原因,刚刚倒下去的一批监考官瞬间诈尸,哦,不对,是心脏复苏了。

老年人代表1006缓缓地坐了起来,表面晃的一批实则内心稳如老狗,接受上天的玩笑和眼前这个不现实的不能再不现实的现实,麻木地开口吐槽:“差不多大?这可差的有点多啊,老于你怎么自己给自己降辈分呢?”

“喂喂,1006,你没发现,额,于瑶,现在就在我们,身边吗……”过了仿佛一个世纪,另一名监考官缓了过来,发现这个问题。

在场的其他不知情人员心脏猛地一缩,目光全部聚集到“于瑶”的身上:从脱离系统到现在,绝对不足10个月。而身边的“于瑶”却全然看不出一副待产的孕妇样,相反,腰格外纤细。

于瑶听言,刹那间红了眼眶,却被身旁的游惑上前一步,拉在身后挡着。同时,秦究也有所表现,勾起嘴角,竖起一根手指,挡在秀气的唇前,做出噤声的样子。众人看001这般表现,心下了然,都不在追究,继续往下看。

【念完一回神,发现屋里格外安静,所有人都屏息看着他。

于闻:“……我就念念。”

老于有着传统家长都有的毛病,人多的时候,希望孩子当个猴儿:“想到什么了吗?说说看?”

于闻翻了个白眼:“没有。”

众人满脸失望,又继续翻箱倒柜。】

“……啧,太真实了”从小被当猴当惯了的小学霸狄黎忍不住感叹课一声。

【但于闻凭借着从未用在学习上的钻研精神,还是了解到了一些事。

比如游惑的记忆力有点问题,他对某几年发生的事碰到的人毫无印象。在国外养病也是因为这个。

再比如家里几个长辈都有点怕他。

这点于闻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问过老于几回,老于说他成天不干正事净瞎想。

时间久了,他又觉得这很正常。

毕竟连这屋里刚见面的小流氓都有一点怕游惑。】

从小和游惑一般经历的考官Z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神情复杂又恍惚。

空间里唯三知道真相的秦究撇过头看了游惑一眼:“没事,你还有我呢。”

于闻在一旁脸都憋绿了,欲言又止:虽然我是很想知道真相没错,但您俩秀恩爱能分个场合吗场合吗合吗……

【一层的卧室门都锁着,锁头锈迹斑驳,构造古怪。

更怪的是,一间门上挂着公鸡,一间挂着母鸡。

那两只鸡被放干了血,羽毛却梳得很整齐,头被掰着冲向同一个方位,看着有种怪异的惊悚感。

于闻过来的时候,游惑就站在门边的阴影里。

比鸡吓人。

“哥你手里摸着个什么东西?”于闻搓了搓鸡皮疙瘩。

“斧头没见过?”游惑懒懒地抬了一下眼。

“见过……”

于闻心说就是见过才慌得一比,你好好的为什么拎斧子?

拎也就算了,游惑是松松散散地捏着那个小型手斧,另一只手的拇指毫不在意地摸着刃。

“屋里转一圈,想到线索没?”他头也不抬地问。

“啊?”于闻有点茫然,“应该想到什么?”

游惑看向他。

他的个子高,看人总半垂着眼。眸子又是清透的浅棕色,眼皮很薄,好看是好看,但不带表情的时候,有种薄情寡义的距离感。

别的不好说,反正感受不到亲情。

于闻怂得不行:“你举个例子。”

游惑:“跟雪山相关的题有哪些?”

于闻:“……不太知道。”

游惑:“你没上学?”

于闻:“上了……”

游惑:“上给狗了?”

于闻:“学了点技巧……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两长两短就选B,参差不齐全选C。物理基本靠这个。”】

“No zuo no die,why you 踹(try)……”

“我的天呐,你难道还用这么过时的技巧吗!来来来,我教你啊,不会的题都选C,有学婊加持过的选项,一定对啊,还有还有,……”